西 藏--遊記之五

 

旅遊時間:九十五年四月十九日至五月十四日 。

主  辦:發現者旅行社--02-25672616

領  隊:李茂榮    助理領隊:李淑芬

隊  員:九人

主要景點:雲南中甸(已改名為香格里拉)、四川稻城亞丁、 西藏然烏、林芝、巴松措、羊卓雍措、江孜、亞東、珠穆朗瑪峰大本營、日喀則、那木措、拉薩等。

以下遊記為陳節雄先生所記錄撰寫,版權為個人所有

記述日期:民國956

回首頁


孝親惜物的小孩 藏民習俗點滴 受邀至藏族家庭作客 高山症的親體驗 越過金沙江進入西藏 風景如畫的然烏湖
尼洋河上的月光 各教派溶於一堂 登上珠峰大本營 西藏聖城拉薩市 深諳佛學的劉導遊 充滿神奇的西藏

 

 

越過金沙江進入西藏

  金沙江是長江的上游,其分界點在四川宜賓,巴塘河是金沙江的支流之一,兩者在巴塘交滙,巴塘郊外有一座金沙江大橋,又稱朱巴龍大橋,過了大橋即屬西藏的朱巴村,我們特地下車從橋頭徒步走至橋尾,象徵從四川走至西藏;在翻越芒康山、經過芒康檢查站後即正式進入西藏自治區,芒康是滇藏公路與川藏公路(南路)的交匯點;中午時分在山路上遇到一大群的小學生,他們看到我們的車輛,紛紛向我們打招呼,有些小學生甚至以舉手禮作為招呼,讓我感動得下車將出國時備妥的原子筆發給他們。

  中午在海拔三千九百米高的如美鎮(嘠托鎮)的餐廳用餐,這裡也稱竹卡,藏語的竹卡是渡口之意,午餐後經過瀾滄江的竹卡拱橋,繼續行駛於泥石路上,海拔逐漸升高,兩側高山的積雪也漸多,途中遇到馬幫於路邊紮營,該隊馬幫約有六十人、馬匹數應比人數稍多一些,當我正在納悶,交通已十分便捷的今日,馬幫怎還有存在的功能性,邱導遊回答得很模糊,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是應電視台拍攝記錄片之需而組成的虛擬馬幫,終點站是拉薩,將參加七月一日舉行的青藏鐵路通車典禮。

  下午翻越五千米高的東達山口後經芒康公路抵達左貢,夜宿左貢招待所,此次旅遊住宿旅館只要是屬招待所者,其住宿條件都極簡陋,在行前說明會時就已被告知,所以大家都有心理準備,這裡的房間內有蹲式厠所,因而還算差強人意。

  滇川段的司機及導遊於晚餐後卸任,由藏區旅行社的人馬接手。

 

路邊嗑長頭的藏胞

  早上八點自左貢沿川藏公路西進,旁邊為玉曲河,它是怒江的支流,途中看到一名虔誠的藏人,正以嗑長頭的方式前進,其動作是雙手合掌各在額頭上方、臉前、胸前膜拜一下,然後全身往前五體投地趴下再起身,這樣循環動作一次只能前進其身高的距離,他是八個月前從康定出發,一路嗑頭到拉薩大約還需花半年的時間,聽來真覺不可思議,但對藏族虔誠的佛教徒而言,他們最大的心願是一生至少一次以此方式至拉薩朝聖,他們的行囊就放置於一輛小型的手拉車內,嗑長頭者會將手拉車拉至前方約一百公尺處的路邊,再走回先前嗑頭的地點繼續行禮如儀;在我們之後的行程仍有幾次看到嗑長頭的藏胞,有些是有伴侶相陪,手拉車則由伴侶幫他拉,這樣嗑長頭者就不需為兼顧兩件事而來回耗事。

 

盤旋於山路的艱辛路程

  今天的行程將前進至然烏,中途經過邦達,邦達是川藏公路南線重要的交通點之一,它與川藏北線間相距171公里,有公路相通,是藏南藏北間的重要交通孔道,並且設有機場,邦達海拔四千二百米,其機場海拔高度堪稱世界之最,因空氣稀薄,飛機爬升不易,因此跑道長達五千七百米,機場附近多高山,戰機不易被雷達偵測,具相當高的戰略價值(現在都是靠衛星偵測,隠密性應已不存在)。

  越過4618米的亞拉雪山後,在著名的九十九道拐彎的山路上盤旋,下坡到怒江邊海拔只剩二千六百米,前方的怒江大橋其實長度只有三十米,其所謂「大」不知指何而言,過了大橋隨即穿過怒江隧道,再沿白馬溝前行35公里抵達八宿,然後又在群山中往上繞行翻越四千四百餘米高的安久拉山口,往下望即為陡峭而谷深的然烏溝,下到然烏時的海拔為三千一百米,此次的行程常常盤旋於群山之中,而且在一天之內上高山下谷地,海拔落差總在一千五百甚至二千米以上,除了可能帶來高山症之外,溫度的變化也大,例如今天上午八點出發時的溫度為零下四度,下午到低海拔的地方,溫度却上升到廿二度,日溫差至少廿六度。

  夜宿然烏招待所,是雙層的木造建築,本團被分配於二樓,如所預料,房間只有床舖,厠所設於戶外,在大陸旅遊面對這種味道濃厚的厠所本該習以為常,只是半夜如厠時還需忍受低溫走一段路,回房保證睡意全消,因此只好自己設法以克難方式解決如厠問題。

 

接下一章

回首頁


孝親惜物的小孩 藏民習俗點滴 受邀至藏族家庭作客 高山症的親體驗 越過金沙江進入西藏 風景如畫的然烏湖
尼洋河上的月光 各教派溶於一堂 登上珠峰大本營 西藏聖城拉薩市 深諳佛學的劉導遊 充滿神奇的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