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 藏--遊記之十

 

旅遊時間:九十五年四月十九日至五月十四日 。

主  辦:發現者旅行社--02-25672616

領  隊:李茂榮    助理領隊:李淑芬

隊  員:九人

主要景點:雲南中甸(已改名為香格里拉)、四川稻城亞丁、 西藏然烏、林芝、巴松措、羊卓雍措、江孜、亞東、珠穆朗瑪峰大本營、日喀則、那木措、拉薩等。

以下遊記為陳節雄先生所記錄撰寫,版權為個人所有

記述日期:民國956

回首頁


孝親惜物的小孩 藏民習俗點滴 受邀至藏族家庭作客 高山症的親體驗 越過金沙江進入西藏 風景如畫的然烏湖
尼洋河上的月光 各教派溶於一堂 登上珠峰大本營 西藏聖城拉薩市 深諳佛學的劉導遊 充滿神奇的西藏

 

 

西藏聖城拉薩市

  拉薩市面積51平方公里,人口14萬,如以大拉薩而言,包含七縣市,人口46萬,拉薩的發跡應源於松贊干布,西元七世紀,第33代藏王松贊干布統一西藏,建立了歷史上第一個王朝----吐番王朝,起先於紅山山坡上鑿室而居,迎娶文成公主後在原地修宮室,成為布達拉宮之前身,西元八世紀時曾遭毀損,至十七世紀五世達賴喇嘛花了三年的時間修建白宮,後人再陸續擴建其他宮殿而有今日的規模,文成公主協助赤尊公主建立的大昭寺,以及十五世紀宗喀巴的弟子建立了大規模的哲蚌寺與色拉寺,使佛教在西藏逐漸盛行,至今藏民幾乎全是虔誠的佛教徒,拉薩的各大寺廟香火鼎盛,不只是西藏的政治中心,更是宗教中心,已成為世界極重要的佛教都市,藏民視拉薩為聖城。

 

世界遺產的布達拉宮

  拉薩、日喀則雖有規模相當宏大的寺院,但僅能稱為「寺」,只有在拉薩的布達拉稱為「宮」,原來布達拉宮在吐番王朝時期建成,當時佛教尚未統治西藏,西藏也不是政教合一的社會,布達拉宮的建築只是作為君王高高在上、權力與威嚴的象徵,那時宮內没有那麼多的佛像,也没有人焚香禮拜,自從五世達賴受清朝皇帝冊封,獲得政教首腦地位之後,他從哲蚌寺搬到布達拉宮居住後,布宮的性質才注入了宗教的色彩。

  今日的布達拉宮,其價值不只在建築的宏偉,宮內的壁畫、靈塔、雕刻、塑像等,表現出高度的藝術,而其收藏難於數計的珠寳、唐卡、經巻等等的文物更是無以數計,它已於1994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宮殿外觀十三層(內部實際只有九層)高達117米,始建於西元七世紀,大小房間一千間,參觀時非由正門進入,而是從宮後走上好長的斜坡,跨進彭措多朗大門入宮,布達拉宮分為白宮和紅宮,白宮是達賴生活起居之場所,宗教儀式活動則在紅宮舉行,入宮後是一個廣場,廣場旁是白宮,進入宮內需踏上約十級的階梯,階梯以扶手分為三道,中間走道只供達賴使用,其他僧人、官員、或一般民眾均應左道進,右道出(其他寺院遇有階梯,也是如此設計),內部牆上玻璃罩內有一金汁手印,它是一份誥封,原來在十七世紀達賴五世大事修建布達拉宮時,其年事已高,不太過問政事,一切事宜委託給第巴桑結加措管理,誥封即要召告所有僧俗官員,均應唯第巴之命是從。

  文成公主與松贊干布聯婚,是藏族很重要的一段歷史,因為除了聯婚本身的意義之外,文成公主對西藏作了相當多的貢獻,藏人至今都還感念有加,因此文成事跡的陳列,在西藏各大寺廟常可看到,布達拉宮更不例外。

  從五世達賴開始,已圓寂的各世達賴都有其靈塔,靈塔的形制基本相同,但規模不一,其中以五世及十三世的靈塔最為豪華,1690年修建的五世達賴靈塔,是殿內最大的一座金塔,塔高十三米,基座寬7.65米,使用黃金3721公斤,是殿內最大的一座金塔。

  「達賴」的稱號是自二世開始,至四世才確立,四世達賴是蒙古人,五世達賴最長壽,六世達賴與眾不同,十六歲冊封,廿四歲「宣告」圓寂,實際上因權力鬥爭關係,他逃至外地隠居,享年六十多歲;九世至十二世達賴均屬短命,十幾或二十幾歲即告圓寂。

  主殿帕巴拉康建於十七世紀,殿內供奉的檀香木天然形成的觀音像是該殿的重要典藏。

 

對觀光客貼心之舉

  為了避免建物毀損,布達拉宮的許多宮殿已不開放,即使如此,要走馬看花瀏覽宮內所有內容,花一整天參觀都還不够,劉導遊對於佛學涉獵頗多,對宮內的陳設與收藏瞭如指掌,在向我們講解時,似乎有欲罷不能之感,可惜我們非佛教徒,要用心聽其講解佛教歷史覺得很累,參觀一段時間後,有一位女團員想上洗手間,詢問一位值勤的士兵,得到的答案是,依照動線最近的洗手間是在出口的門外,而劉導遊說還要參觀一小時才會到出口,該女團員似已相當內急,這位士兵看女團員面有難色,知其有急迫性,便帶她突破動線解決她的內急,其貼心的舉動讓我感到大陸的管理已蠻人性化的了。

  我們花半天時間,在收藏豐富的布達拉宮作了重點式的參觀,遠道而來却走馬看花,確屬可惜,但因行程的安排無法久留,對於佛教的門外漢而言,這樣也够了;沿斜坡走回山下,停車場旁邊有一排販售紀念品的攤位,攤位前也有許多推銷紀念品的小孩,另有一批人靠著欄杆,虎視眈眈注視著前面動態,領隊說,那些人是城市管理員,其職責是要看管那些流動的小推銷員,如對遊客強行推銷將隨即取締,蠻進步的城市管理啊!

  布達拉宮已有一千多年歷史,復建後的建築已三百多年,建物老舊,為避免大量遊客的湧入而受損壞,一天只允許一千五百名遊客進入,聽說以後還會更進一步的限制。

 

填湖建造的大昭寺

  七世紀時,西藏政治領袖松贊干布,於64125歲時,獲唐王允許,娶得皇宗室女文成公主為妃,在此之前,松贊己娶得鄰國尼泊爾的赤尊公主,赤尊占居於布達拉山(紅山)上岩洞的宮室內,文成入藏後則連同其帶來的釋迦牟尼佛像居於卧措(卧湖)邊沙地的帷幔中,她觀天察地,認為所居沙地是龍王之門,必須建寺以鎮之,此議甚獲松贊支持,赤尊知悉此議後也有意建寺,但其親自監工的工程屢建屢榻,只好求助於深諳星相五行之學的文成,經其占卜行算後,決定將卧措填平建寺,歷經七年完成,取名大昭寺,文成所建的寺廟則取名小昭寺,大昭寺建成後,松贊干布與文成公主親自在寺外栽種柳樹,這就是著名的「唐柳」,二位公主進藏時帶來的釋迦牟尼佛像,先後被請進各自所興建的寺內,從此,各地佛教信徒紛紛前來朝拜。

  大照寺外圍設有轉經輪,成為轉經道,幾十年後,朝拜的人漸多,外圍建了一些房舍,供遠到的朝拜者住宿,房舍逐漸密集,今日該道路兩側更是商家林立,已成為拉薩重要的購物街,現已名之為八廓街(又稱為八角街)。

  兩位公主均篤信佛教,身為藏王的松贊干布受渠等影響,也加深其對佛教的信仰,於是西藏各地寺廟不斷湧現,外地信徒也絡繹前來朝覲,大昭寺香火日漸旺盛。

  自大昭寺出來,領隊帶我們參觀八廓街上一家較具規模的商店----唐卡藝術村,領隊一人就選購了十幾幅的唐卡及一個天珠,我對這些特產没有興趣,就趁此空檔沿八廓街慢慢的逛一圈,晚餐在附近的餐廳吃藏族風味餐並欣賞餐廳內的小型藏宮樂舞。

 

工程艱鉅的青藏鐵路

  今天的行程是往北而行到那木措,座車離開拉薩駛入109號國道,左邊可以看到己舖設完成的青藏鐵路,我問導遊,青藏鐵路幾乎與青藏公路併行而建,目前青藏公路車輛流量不大,使用率不高,為何還要花費那麼大的心力建造青藏鐵路?他的答覆是,青藏高原礦產相當豐富,鐵路運輸可大大降低運送成本,而且可吸引旅遊人口,帶動青藏地區的觀光發展。

  青藏鐵路自青海省會西寧至西藏首府拉薩,全長二千公里,西寧至格爾木段已先完成,格爾木至拉薩段,長1142公里,施工非常困難,需穿越昆侖山與唐古拉山,鐵路最高點在唐古拉山口,海拔5072公尺,行駛在四千公尺以上的高原就有960公里,其年均溫在零度以下,其中550公里是終年的凍土層,是否會對鐵路造成破壞,影響行車,還有風沙及缺氧問題,這些都有賴工程師須事先在技術上予以克服。

 

鐵路帶來的效益

  興建青藏鐵路除帶來物資交流及觀光收入的經濟效益之外,戰略上的需要可能也是考量點之一,西藏似乎軍事營地相當多,我們進入西藏之後,有幾次遇到軍用運補卡車,一出動就是連續一百多部,(在柏油路上會車還無所謂,在泥土路上雙向車輛交會,必是塵土飛揚,而連續與一百多部車輛交會,車上人員只好以飛塵當營養了),鐵路開通後,可以更有效的提供軍用物資運補上的需求,尤其戰時多了一條運補線是非常重要的;經濟效益可以預期,但文化的逐漸滅失也將無可避免,觀光客的增加,經濟的發展,藏民生活的改善,固然是一件好事,現代文明將逐步取代藏民的固有文化,是好是壞很難下定論,就看藏民本身的想法而定,以我的觀點,藏民的物質生活雖較落後,但我覺得他們的欲望不高,物質上够用就好,因此他們顯得很快活,我實在不敢說我們過得比他們幸福。

  鐵路為藏區帶來的經濟效益,藏民受益可能有限,因為藏民不太追求物質層面,將來可能會有大量的漢民移入,搶占各種經濟產業,就以目前而言,拉薩的人口,漢人己占有相當大的比例,他們來這裡不是經營農牧,而是都市中的各種行業,我座車中的導遊來自河北,司機來自湖南,雖在拉薩工作,但均非藏人。

  不論如何,青藏鐵路已準備就緒,將於七月一日通車,這是中國交通上的一件盛事,遊覽期間可感受到中國政府對此鐵路開通的重視,屆時也會有盛大的慶祝活動,接著也會帶來龐大的觀光人潮,據悉,沿線的停靠點不多,我倒比較喜歡公路旅遊,看到景色優美處,可隨時停車拍照。

 

遼闊的羌塘草原

  藏語的「羌塘」是「北方草原」之意,因此藏北大片的草原統稱為羌塘草原,其面積約六十萬平方公里,幾乎占了西藏面積的一半,如以單一草原而論,中國的三大草原依序分別為:東北的呼倫貝爾草原、新疆的巴因布魯克草原(9200平方公里)、四川的諾爾蓋草原;羌塘平均海拔四千五百公尺以上,平均氣溫約零下5度,雖是高寒地區,却有豐富的地熱,有名的羊八井溫泉,其溫度還高達六十多度,地熱區面積九十平方公里,設有發電廠,發電容量二千四百萬千瓦;西藏電力充足,在我們走過的無數高山上,都仍然能看到電線桿,推測其供電普及率高,以拉薩而言,住家電費為每度0.37元,用量100度以上則每度只要0.17元,(商業用電則較貴),電價政策似有鼓勵用電的作用。

  路經羌塘南側的當雄草原,可看到高原特有的牦牛,高原上還有一種特殊牛種叫「ㄆㄧㄢ」牛(牛字旁加扁),是由牦牛和黃牛交配而生,肚子無毛,性格溫馴,產乳量高,毛長而軟,是很優良的家畜;羌塘的牧民是典型的遊牧,夏季山上冰雪溶化,水草茂盛,牧民紛紛往高山移動,冬季則移回較溫暖的低處。

  李領隊在車上說,這片草原上會有一個插了國旗的帳篷,那是此地學生的流動教室,唯一的老師與教室會跟著牧民遷移而遷移,但李領隊說,因為不是定點設帳,最近幾次前來羌塘都未再看到該帳篷,話說完還不到半分鐘,內人眼尖,高呼一聲「就在左前方」,座車靠近後我們下車與老師寒暄,女老師還很年青,國語似懂非懂,溝通之間知其待遇微薄,一個月75元人民幣(因語言上溝通略有障礙,不知瞭解的是否正確),大家捐了一些錢給她,以表敬佩與鼓勵。

 

第一高湖那木措

  越過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後到達那木措,那木措位於當雄縣西北方約六十公里處,海拔4718公尺,是世界上最高的湖泊,也是西藏三大聖湖之一,中國第二大鹹水湖,到達時我們緩緩的登上幾十公尺高的小山丘,雖然爬得辛苦,但全團不再有人因而出現高山症;俯瞰寬闊的翠綠湖面,湖邊的沙灘上有幾座帳篷點綴,有人沿湖騎馬緩緩而行,湖的南邊是藏北第一高山----念青唐古拉山,皚皚的雪山倒映在湛藍的湖面上,為寧靜的湖區增添幾分神聖,那木措藏語意為天湖,每逢藏曆羊年許多藏民會到那木措來參加盛大的轉湖節,那木措面積1920平方公里,轉湖一圈要十幾天。

 

拉薩市內兩大寺院----哲蚌寺及色拉寺

  哲蚌寺是黃教六大寺院中規模最大的一個,也是西藏最大的寺院,建於西元1416年,建成後很快發展成為格魯派實力最強的寺院,曾同時住了一萬名僧人,號稱是世界最大的寺院,它建於山坡上,數公里外都可看到這龐大的寺院,由於是白色的建築,遠看很像一堆白米而稱為哲蚌,藏語是「雪白大米高高堆積」之意,它是歷世達賴的駐錫地,至五世達賴將布達拉宮擴建完成後,布達拉宮始取代哲蚌寺成為達賴的住所。

  哲蚌寺內的中庭院子放置數座小型簡易太陽能器,簡單的支架上裝置一片弧形的金屬板,將聚集的太陽光投射到支架上的水壺,作為燒熱水用,能善用自然資源,難能可貴。

  另一大型的色拉寺,與哲蚌寺同為西藏三大寺之一,寺內僧人曾達九千人,是宗喀巴弟子釋迦益西於西元1419年所創建,曾是西藏的「少林寺」,為達官貴人培訓出不少武僧保鑣,釋迦益西曾兩度入京弘法,回藏時帶了不少皇帝賜贈的珍貴禮物,如白檀木彫刻的十六尊者像、金粉寫成的大般若經等,均收藏在寺內。

  「辯經」是色拉寺僧人學習佛經的方式之一,成為該寺的一大特色,辯經場是在一片樹水茂盛的空地上進行,通常是二人一組,一問一答,答方盤腿坐於地上,問方站立哈腰面對答方,問時一邊以兩手掌互相拍擊後兩手誇張的向兩側張開,如認為對方的回答錯誤或不滿意,也會同樣作誇張的動作,但是以右手背拍擊左手心。

 

接下一章

回首頁


孝親惜物的小孩 藏民習俗點滴 受邀至藏族家庭作客 高山症的親體驗 越過金沙江進入西藏 風景如畫的然烏湖
尼洋河上的月光 各教派溶於一堂 登上珠峰大本營 西藏聖城拉薩市 深諳佛學的劉導遊 充滿神奇的西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