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元紅的西藏遊記感言

回首頁


回林美愛首頁

上一篇林美愛西藏遊記的附筆另 一 半 想 說      作者:李元紅

 

  婦唱夫隨    比翼雙飛

受十多年行政工作的影響,我除了赴中國探親兩次之外,很少踏出國門。這一點,太太(林美愛)始終對我十分心疼,因為差不多就在這段時間,她已悄悄的走遍世界五大洲,將近一百個國家。雖然我並不在意,但她可厲害,二OOO年我一卸下行政工作,就軟硬兼施的對我百般「誘拐」,為了平衡一下她那份「歉疚」,也決定慰勞自己一下,二OO一年夏天起,連著四年當她的「眷屬」,隨她出國旅遊。

 

非謙卑不可,我常笑她搭飛機的次數超過台北的公車,我的好友杜主任就封她一個「空中飛人」的雅號。論經驗、閱歷、志向,我當眷屬都嫌嫩!這些年來,我所擁有的最新教學素材,都是她花團費「買」回來的,我成了不必出門,也知天下事的秀才,學生還一度以為我是否常出國,不然怎麼那麼有「國際觀」?能自己出國,親自搬回些東西,教起書來,顯然不必再三請教,有如隔靴搔癢,於是我「勉強」接受。一連四年,跑了十多個國家,難怪老媽說我也染上了「出國癮」!

 

太太的志向不凡,想走遍世界,我樂於支持她這「偉大」的志向,但限於財力,我建議她一步一腳印,再遠都能走到!我的野心則顯得渺小,只對兩類國家有興趣,第一類是歷史上曾有過轟轟烈烈事蹟或目前國際上廣受矚目爭議之處,哪怕是戰爭方歇,都有興趣,也無所懼。第二類是目前世界上獨領風騷、具支配能力的「大」國,我好想看看他們憑藉什麼條件「搖擺」,其餘都非我急於一探的目標。只要活得夠久,應該有機會,隨緣!

 

我們這對「閒」伉儷(放假時),別的沒有,興趣倒極其相近,愛各項運動、愛跳舞,常在現場或電視機前為運動員加油;也愛遊山玩水,順便玩相機抓特寫。不必想也知道,我為何那麼容易被「拐」了!說真的,沒有她那股「ㄋㄞ」勁,可能我想到新疆、蒙古、西藏的願望,依舊是個空中樓閣。

 

西藏這神秘的「佛」界,我是「神」往多年,充滿期待。直到二OO一年從蒙藏委員會蒐集了些資料,自認有了初步的認知,即興沖沖的想踏上「征」途。所幸,由於時間搭不上,先去了蒙古,把西藏排進熱切期待的檔期,繼續充實雪域的新知。

 

二OO二年春夏之交,在網路上看到 李明珠 老師在西藏引發高山症的問題,熱切的心又多了一份惶恐。也因為這篇文章,讓我認識了一位帶團經驗豐富的 李茂榮 先生,因此把他鎖定為目標,非他帶的團不去。這傢伙真難等,但回頭印證,等得真有價值,因為我們等到了專業領隊,也等到一群超級完美的旅遊好夥伴。

高山症  沒有放過我

愛運動的我,對於上西藏非常有信心,雖然 先生在說明會中再三提醒:「高山症欺強不欺弱」,但依然打垮不了我的自信,心想帕米爾高原 四千七百公尺 的高度,都安然度過了,這西藏還有什麼好怕的?

果然印證了那句:不知「天高地厚」!出了格爾木市,越過海拔 4767公尺 昆侖山口時,還生龍活虎,但到了海拔 5010公尺 的風火山口時,我就有「感覺」了:頭有點疼,呼吸感到急促,渾身不自在起來!但是我仍力圖鎮定,心想應是短暫的不適而已。夥伴們認為我是貪圖獵景,在車外時間過長,已受風寒,要我小心;而太太更是毫不留情的訓誡我:能拍多少算多少,別為了拍照,把身體弄垮。但為時已晚,沱沱河鎮這晚,徹夜難眠,讓我第一次清楚的發覺自己心臟的跳動,而且是如此的快速。那個晚上,我首度對自己感到疑慮。我不斷大口大口的吸氣,希望不要因自己的身體出問題而影響了團隊。

 

第二天清晨團友相見,才知瞪天花板過夜的人不少,領隊看大家平安無事,不斷給我們打氣鼓勵。

 

終於抵達海拔 5231公尺 的唐古拉山口,外頭固然寒風凜冽 ,我的心卻很 HIGH,要創自己生平紀錄了,無論如何,也要好好踩它一下、看它一眼、照幾張照片。心雖然急,但領隊「虎視眈眈」,還是緩步前進吧!誰曉得上車後,陣陣寒意襲來,頭痛開始轉劇。

 

在安多縣城午餐,「美食」當前(可別遐想太多,在那偏遠山區),卻鼓動不了我的筷子。更不幸的是出城不久,腸子把不住關,想拉了。就這樣,全團在車上遠眺著我,向剛踩到的西藏土地以黃金繳稅;可憐的太太,還冒著冷風,尷尬的陪在一旁。唉!人間最糗的事,也莫過如此!

 

到了那曲,不敢再堅持,吃了秀 老師的藥,倒頭就睡。第二天一早,居然怪病全消,我們直誇秀 老師找到神醫,獲得寶藥。

 

我似乎樂觀太早,從當雄去那木錯途中,一到海拔 五千公尺 左右的那根山時,身體的不適又作怪了,頭痛、冒冷汗、沒有食慾,連水都不想喝。隨著坑坑洞洞的路面起伏,心情逐漸煩躁起來。在美麗的那木錯勉力遊覽拍照後,上車就覺得自己彷彿是軟趴趴的麻糬,期待趕快離開那個鬼地方。

 

偏偏回程車陷草原,身體不適加劇!好了,這個團本來男生就少,在這最需要男生出力的時刻,我成了不堪一擊的弱雞。在車上休息的我,看到車外大家忙成一團,我也想下去奉獻自己「殘餘」的力量。剛要踏出車外, 陳成章 教授快步擋在階前,他說:「李主任,你不要下來,趕快回車上休息,你現在把身體顧好,就是對我們團裡最大的幫忙。」他的話讓我不得不乖乖點頭,他的話也讓我心裡的感動又長又久。

 

到日喀則還有兩座超過 五千公尺 的山口要過,而我一靠近它們,症狀就加劇,和前兩天如出一轍。當過了那兩座山口,下到河谷午餐時,我已完全不想進食,身體狀況只有那句「一蹋糊塗」可形容。

 

李領隊當機立斷,判定我是高山反應,終於不再「容忍」我,讓我脫去外套,從頭到腳,給我全套的「抓龍」。當他用力按我兩手虎口及手腕時,陣陣劇痛襲來,眼淚也不禁汨汨流出。領隊毫不手軟,足足修理了我三十分鐘,弄得滿身大汗。奇怪,我竟逐漸感到舒適起來!

 

自此,逐步脫離痛苦,一路平安到日喀則。人似乎有了抗體,原路折回再臨那兩座山口時,竟能全身而退,快樂的到達拉薩,完全脫離夢魘!

 

       雜     感

這趟西藏之旅,我自己的評價是「挑戰失敗,但充實愉快而歸!」能親身進入雪域秘境,雖非飽覽全貌,但重點已到,輪廓獲得粗淺的印證,我已心滿意足。西藏擁有悠久的歷史,多元豐富的人文資產,足堪傲視寰宇;而雄偉的山川、美麗的高原湖泊、壯闊的草原和碩饒的糧倉,更叫人意外與讚嘆!如今,中國在開發大西部的政策方針之下,西藏的風貌即將因青藏公路和鐵路的修築完成,必然會有革命性的變化。兩三年後,大家可以搭乘火車,橫越中國江山,直抵拉薩的情景,閉目冥想,了然於胸。就因為如此,初探藏域之後,心裡感觸良多:

一.植入商業化的西藏,藏民純樸的價值觀已然改變,從大人、小孩處處伸手要錢,樣樣講求代價的行為,一覽無遺,雖然不是全部,但是也不能再以個案觀之。

二.大都市原始景觀風貌,因漢人大量移入,都市擴建結果,觸目所及,已漢藏各半,連大街上的臉孔,都有比例上的明顯區隔。(在我想像中,應有鮮明的藏味才對)

三.在拉薩郊區,由於商業經營的考量,已引進中土的晚會娛樂文化,晚會中見不到具有特色的藏族歌舞,很像當今外蒙的烏蘭巴托,年輕人不再了解、熱愛蒙古傳統文化一般。而百貨商店及車上所放音樂,全是加工加料的現代藏式音樂,嗅不出太多藏味,這點頗讓人訝異!

四.藏族的家庭貧富落差大,在那曲賽馬大會上出現的藏胞,時髦亮麗、披金戴玉,手持行動電話,草原上吉普、機車奔馳驅趕牛羊的情景,叫人不知要如何與那些路上所見:衣衫襤褸、生活環境髒亂的藏民,聯想在一起?老實說,我是有些心酸與疑惑。

五.去哲蚌寺的那段山路,短短不過四、 五公里 吧,鼎鼎有名的大寺高踞山腰,一年一度必定舉辦的曬大佛慶典,竟然忍心讓四面八方、成千上萬的藏民及賓客,一路吸著人畜車輛揚起的大量灰塵!比起那兩條工程浩大艱鉅的青藏鐵公路的耗資,豈僅是九牛一毛之比,為何不先拔根牛毛改善?

六.西藏是個值得多次旅遊的地方,藏族同胞也值得我們去關心親近,但互動之時,千萬別隨便給錢,那是反教育的做法。給的東西,千萬要考慮到環保,別破壞了西藏的美好山川。

    

些 許 建 言

一.幾次赴中國旅遊,最受氣的地方,是當地導遊的素質不佳,這與當地旅行社的好壞脫不了關係。不是車子不依規定,就是住宿飲食走樣,導遊行事散漫。這次西藏之旅,李領隊已是非常強勢、負責、有魄力的重要客人,當地導遊都還頻頻「凸槌」,惹他惱火,休問其他。因此建議,凡是要去中國旅遊的團隊,旅行社行前一定要詳加確認所有流程,並讓團友充分了解,共同保障旅遊的權利和品質。

二.住進飯店時,務必先檢視擺設物品,如毛巾少了嗎?玻璃杯破了嗎?床單有無污點?冰箱裡的東西有哪些?氧氣瓶包封是否完整?如有此類狀況,立即請服務生前來確認,以避免諸多「栽贓」或糾紛。雖然李領隊沿途不斷提醒,但有些事竟然防不勝防,令人頓足。(西藏宏禧酒店絕對不能住!)

三.此次 在李茂榮先生親自率領下,事前準備相當完備,全程 和戴毓靜小姐也把我們照顧得無微不至,付出極大的辛勞,全體團友都非常滿意與感激,十幾天下來,彼此相處融洽,有如一家人。我們都希望 李先生能全程帶我們,然而西藏團是特殊團,像我們夫妻這麼「挑嘴」非他帶團不去的情況顯然很多,我想這是 先生多年辛勤耕耘建立的口碑。所以到了拉薩,他必須再帶從台北來的兩團,造成重疊現象,讓我們感覺:我們的領隊被「搶走」,我們這一團也被「拋棄」了!事實上,當地導遊看「強權」一走,某些地方也走了樣。像最後一天的行程,要去澤當時,我們就在拉薩街頭,「放牛吃草」了兩個多小時,最後司機為了趕時間,以「飆車」方式衝到澤當,讓我們沿途膽戰心驚。而布達拉宮的參觀及色拉寺重要的辯經場景,要不是李領隊頻頻以電話「遙控」催促,不知道我們還能說出「不虛此行」這句讚詞嗎?所以,李領隊!我們還是要你帶完全程,別讓我們感覺「前途茫茫」!也別讓你的良好口碑被打了折扣!

 

衷 心 的 感 謝

謝謝此行一路體貼照 顧我的 太太,謝謝李領隊和總是站在餐桌旁陪李領隊「減肥」的小戴,以及全體和衷共濟、照顧我們夫妻的團友們!年齡真的不是問題,身高性別也無過多的距離,容我學我太太,也「ㄋㄞ」一句:我愛你(妳)們!祝福大家!

 

回林美愛首頁        李元紅 2004.9.10  完稿於台北

回首頁


本網站資料由探索之旅工作室編輯與維護

網頁資料版權為遊記作者個人所有    E-mail:able3@ms32.hinet.net